扎西會議:偉大轉折後的新起點

扎西會議:偉大轉折後的新起點

扎西會議是遵義會議後黨中央於1935年2月在扎西境內召開 一系列會議的統稱,也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的一次重要會議。

為什麼要召開這樣一次會議?眾所周知,遵義會議是黨的歷史上生死攸關的轉折點。但是,由於遵義會議是在敵人實行嚴重的白色恐怖、革命形勢極其嚴峻的態勢下召開的,會議僅持續3天。如常委分工、軍事路線等許多問題並未得到及時解決。

在執行遵義會議作出的渡江入川的決策失利後,紅軍被迫進入川南、黔西北、滇東北一帶集結。在行軍途中,中央政治局領導紅軍邊打、邊走、邊開會,從1935年2月5日至2月9日,在雲貴川三省結合部的扎西縣境內,在水田寨、大河灘、扎西寨連續召開會議,統稱“扎西會議”。

扎西會議完成了遵義會議後的“常委分工”,即博古交出中央大權,包括當時中央“幾擔裝有文件和印章的挑子”,由張聞天負中央總的責任。同時,鑑於國民黨在川西南重兵防守圍堵的惡劣態勢,改變了遵義會議上決定的在川西南或川西北建立革命根據地的方針,作出回師黔北的靈活機動的戰略決策,真正擺脱了軍事指揮上的教條主義。會議通過了《中共中央關於反對敵人五次“圍剿”的總結的決議》。遵義會議後,由張聞天負責根據與會各方討論情況起草《遵義會議決議》,該決議在扎西會議上得以通過。

為提高部隊戰鬥力、便於調動隊伍,會議決定對軍隊實行精簡縮編,將原有建制的30個團縮編為17個團。遵義會議前,由於博古、李德的錯誤領導,加之國內形勢緊迫,導致在長征後的4個月時間裏,中央失去了對一些革命區與紅軍部隊的領導。扎西會議改變了對中央蘇區“無指示、無回電”的狀況,針對項英連續發電報詢問行動部署,中共中央致電項英並轉各中央分局,要求他們在中央蘇區及鄰近蘇區的地方堅持開展游擊戰爭等策略,重新恢復對各革命根據地及紅軍的領導指揮。

扎西會議是中國革命在遵義會議實現偉大轉折後的新起點。它保證了遵義會議所開創的歷史性轉折得到實現,它也是長征戰略轉變的重要一環。

【點對點集運】

責任編輯:吳成玲校對:劉宇同最後修改:
0